Dr﹒ Gunter在其2003年出版的Dallas Rhinoplasty序文

首頁 > 文献 > Dr﹒ Gunter在其2003年出版的Dallas Rhinoplasty序文

●推动达拉斯的鼻整形手术座谈会以及最后这本书的完成,均源自我于Tulan大学时,身为耳鼻喉科的住院医师时所形成的经验。我很幸运可以与Dr. Jack R. Anderson一起共事,他是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鼻外科整形医师。Dr. Anderson是一位热心的老师,他首先引发我对于鼻整形重建手术的兴趣,而且最后使我醉心于鼻整形外科手术。

●在Dr. Anderson的影响下,我对于鼻整形手术的热情快速成长,而且持续到今天。耳鼻喉科学允许我磨练鼻整形手术的技巧,甚至要求我可以治疗具有头及颈部问题的病人,虽然对我而言﹐那总不是一令人满意的经验。同样地给药,有些病人会渐渐康复,但有些不会。我时常怀疑是否是治疗影响变化,抑或是因为心理或环境的变因。我想要更多的回馈,以及更可以控制结果。这也是为何我发现外科整形手术是这样令人着迷。外科整形手术,特别是鼻整形手术,无疑地你可以观察到病人,而且立刻观察结果的好坏。除此之外,外科整形手术影响我欣赏美的事物,提供独一无二的机会来改变轮廓,而且形成达到较佳的审美结果。

●当我结束在Tulan大学的住院医师身分,我在匹兹堡的Mercy医院的Dr. John T. Dickinson的指导下,于国家健康脸部整形外科机构(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Facial Plastic Surgery)从事一年的研究员工作。在那里我学习到使用切下的皮肤与移植物来重建外科手术的基础。在完成我研究员工作后,我加入在达拉斯的德州西南大学医学中心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的耳鼻喉与颚面重建整型科,我在那里工作而且尽可能地完成很多脸部外科整形手术的案例。在所有我参与的案子中,鼻整形手术仍然是最迷人且具挑战性。在大学医院的7年中,其中3年是耳鼻喉科部门的系主任。之后我辞职且自己开业,贡献我所有的时间在脸部外科整形手术。当时,耳鼻喉科学与整形外科手术的冲突形成如赛马般的战争,而且我深觉如果要继续我在外科整形手术的兴趣,就必须变成公会认证的外科整形手术医师。这个决定引领我到密西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在那里我在Drs. Reed O. Dingman与William C. Grabb的指导下,完成外科整形手术的住院医师的经历,之后再一次于达拉斯自行开业。

●当我在密西根大学时,我遇到Dr. Robert Oneal,他与我分享在鼻整形手术的特别兴趣,以及在这个领域的住院医师中较为受训不足的关心。我们讨论到举办住院医师座谈会的价值,而且决定其是否值得努力。回达拉斯之后,我去会见Dr. Fritz E. Barton,当时他是在达拉斯的德州西南大学医药中心的外科整形部门的系主任,询问关于在该机构举办外科整形手术以及耳鼻喉科住院医师的鼻整形手术的座谈会。它提供了热心的帮助,以及财务的支持,因此使这个梦想成真,第一届的座谈会在1984年举办。达拉斯鼻整形手术座谈会,现在是第18年,提供一个独一无二的经验,因为其强调尸体解剖、其多样的从业人员以及其混合外科整形与耳鼻喉科参加者。其提供外科医师对于鼻解剖的较佳认识,而且促进当治疗困难问题时接受不同的方法。重要的是从业人员间的情谊,以及快乐与活泼的座谈讨论。鼻整形手术继续挑战新的与有经验的外科医师的技术,这个事实部分说明了座谈会的成功。但是其成功也大部分是因为其扮演了传递专业新观念与创新技术的催化剂。

●开放式的鼻整形手术在我们的座谈会中早已被介绍,但今天开放式的鼻整形手术已经被广泛的接受且较为适用很多情形。只有一些从业人员当座谈会一刚开始举办时使用开放式的方法。事实上,我已刚开始使用开放式的鼻整形手术,而且很多从业人员可以某一天早点出现来看我一开始操作手术。之后,我们可以继续去会议室与从业人员分享其发展中的新技术,以及其所遭遇的问题。

●自由的交换想法是这个座谈会一开始时的特色,从业人员与参加者被鼓励去提问及公开争论,他们以生动的讨论来热情地响应。我们觉得听众应该注意的是,既使是专家所争论如何最佳地处理复杂的情形。

●专题座谈会总是会议中的高潮之一,原因之一是因为所有参与专题座谈者需要发表一个案例,其须包含手术的图片而以图片的方式来展示他们的外科技术。如此确实使听众可以清楚地了解手术方式,而且也是本书使用图片来解释所有案例报导之手术的原因。一开始时专题座谈会反映意见的多样性,但是几年后我们注意到意见逐渐具共同性。之后,我们采取协同的努力来邀请发表不同方法的来宾。许多人应可轻易地回忆起Dr. Jack Sheen与Dr. John Tebbetts的言词激战,Dr. Jack Sheen是第一位也是最能乐在其中的来宾之一。在一场精力旺盛的讨论,Dr. Tebbetts询问Dr. Sheen是否尝试过开放式的鼻整形手术,而Dr. Sheen回答没有。Dr. Tebbetts再问:你如何知道你不喜欢它,而Dr. Sheen很快地反驳说:John,我虽从未从15层楼跳下过,但我就是知道我不喜欢。然而今天尽管我们探索对于造型的不同意见,仍然很难找到主要使用鼻内方法来做鼻整形手术的从业人员。

●一开始的从业人员都是年轻且刚开始执业的土耳其人,Dr. Oneal与我代表最老练的贡献者。几年后,许多受重视的鼻整形手术外科医生已从这个核心团体发展出,他们中的一些人为:Drs. Rod Rohrich、Steve Byrd、Sam Stal及John Tebbetts,今天他们可列名为鼻整形手术中最好的教师,且可与很多在外分享其智能的专家并列。

●许多的进展从我第一次观察Dr. Anderson完成鼻整形手术时开始,而这些进展也被展示于我们的座谈会。Dr. Sheen是许多在鼻整形手术中发生之根本发展的推手,提供对于一般问题时结合创新解决手段的较佳分析。他对增加物的观念以及使用分散移植物与尖端移植物大大地增进我们的技巧。我们在教导开放式鼻整形手术时也获亦不少。它增进我们对于鼻解剖及鼻外科的了解,因为我们可以迅速地看到即将面临的问题。我们从我们的鼻整形手术同事学习整形外科学与耳鼻喉科学,我们一起诚实地讨论、自由地发表意见、探讨新技术的潜力,以及增进鼻整形手术的结果。

●本书:Dallas Rhinoplasty: Nasal Surgery by the Masters,由Rod J, Rohrich共同编辑,他长期为我的同事及朋友,而William P. Adams, Jr.一位具有热情与经历的新教育者,是一位专精于鼻整形手术的外科医生与教师,是所有参加达拉斯鼻整形手术座谈会的参加者之努力的极致,而且反映过去20年间知识及专业的成长。为了保持座谈会的传统,我们希望刺激更多对于问题的正确分析,而且鼓励治疗方法的创新及独创,最后的目标是增进我们提供给病人的照护,以及增进结果的品质。

Jack P. Gunter

 

●达拉斯的鼻整形手术座谈会已经被认为成教学的典范,对于整形外科医生及耳鼻喉科医生而言,它代表创新变化的最先来源以及鼻整形手术的进步。他被认为是在美国最成功上手之教育座谈会之一,因为它传递所承诺关于在鼻外科的基本及复杂争点的敏锐信息,其为此领域的优秀外科医生所教导。

●这个座谈会是Jack Gunter的创见,其出现是因为他观察到整形外科住院医师缺乏基本解剖学的经验与接触,以及对于成功鼻整形手术的关键观念。鼻整形手术对于大家而言仍然是最具挑战性的程序之一,它也很难教导,特别是当使用鼻内的方法。因为在耳鼻喉科及整形外科的训练,Jack了解阻扰教导整形外科住院医师的问题。如此促使他拥护对于鼻外科的开放式方法,且教导整形外科医师鼻整形手术的技巧。

●座谈会的一开始是主要被设计为整体的解剖课程,对于在解剖实验室工作就会很清楚了解,仍然有很多关于基本鼻整形手术的困惑,既使是对有天份及经验的外科医师来说。因此,我们使用实验室的经验来发展一贯的鼻解剖术语,而且建立对于功能性的鼻评估的基本原则与准则、手术前的计划及外科技巧。这些准则与在原来解剖课程学习到的内容,变成今天教导经验的指导原则。清楚的焦点是在手术前的正确诊断与计划。

●对于以从业人员或住院医师身分参加第一次课程的人来说,这个座谈会很明显地提供一个独立的场所来分享关于这个复杂话题的信息。在首先几年,这个会议故意保持为小型来增进同志情谊,而且发展教育之完美的标准。这种亲密的经验允许较佳的关注与创造性。以一小群德州整形外科住院医师,逐渐扩展成包含耳鼻喉科住院医师、年轻与有经验的整形外科医师以及耳鼻喉科内科医师。从业人员也渐渐包含领导的国内与国际专家。能够扩展到这样的程度要大部分归功于德州西南大学医药中心整形外科部门的支持,其承诺可使用会议设施、解剖实验室、用于解剖的尸体材料以及组织技巧,所以可以吸引广大的听众来参加。

●发表从一开始由影印手稿的简单投影片,发展到以计算机的PowerPoint展示许多病人的标准照片、更多正式的训练材料,以及教学工具。这些工具中最重要的是Gunter图片,其发展了很长的时间,而且代表了以图片证实鼻整形手术是如何做的标准。解剖的实验室训练一开始是以小本的实验室手册来补充,而之后是以影带、数字带及交互式的雷射片。过去6年的参加者从观看鼻整形手术领导者的现场外科手术获益良多。这个会议的一些杰出方面包括:
n 专题座谈会,其藉由贡献之从业人员的热情讨论与评估多样的选择、意见及原理。
n 专注于第一次鼻整形手术,以及可适用于较困难问题的基本原则。
n 鼻整形手术的共识,以及病人展示与摄影的标准化,其已成为每一个鼻整形手术会议的标准。
n 专注于解剖用尸体的实验室、鼻解剖的细部,以及鼻与脸部的比例分析。

●现在本座谈会所有这些教学材料、理解性学习及临床智能,都包含在Dallas Rhinoplasty: Nasal Surgery by the Masters与补充的CD-ROMs中。这本书是其所显示之名字的座谈会的产物。就如同其所激励的教学课程,它提供对于基本与进阶的鼻整形手术一理解性的方法。它捕捉我们课程的长处、想法的观点与对比观点、解剖的知识,以及教学经验基础的基本原则。所附的CD-ROMs以解剖分析与外科技术的示范,提供相对于手写教材而言一动态的补充。本书的主题包含基本名词、解剖讨论、鼻尖移植的切开方法、鼻翼的切开方法以及鼻中隔整形,分为9个部分。本书提供理解性的信息于解剖学、分析与计划、鼻尖、鼻背、鼻中隔以及特别的问题,例如:第二次鼻整形手术、外伤缺陷及缺陷鼻。最后两的部分专注于特别的考量,以及一些外科专业医师个人方法的进展,他们为主要贡献鼻整形手术技巧者。关键与临床警告在每一个章节都有特别强调出。Gunter图片为一致性的组件贯穿整本书,提供外科手术后之计划中独一无二的路径图。

●回想起来,Jack Gunter的愿景证实为创新且直觉的,虽然他一开始的意愿是提供一个论坛来教育整形外科医师鼻整形手术,但是座谈会已经达到有很多听众,而且具有较原来预期来得大的教育影响力。它现在对于住院医师、有经验的整形外科医师及国内与国际的耳鼻喉科医师而言,为一继续教育及信息的来源。
达拉斯鼻整形手术座谈会之不可思议的成功,要大部分归功于Jack Gunter本质上了解需要分享信息、经验及问题来成长及学习。全部鼻整形手术从业人员可以从会议中获得与参加者及其它从业人员的信息讨论。这可促进从业人员中的同志情谊与一生中的友情,但最重要的是它可促进鼻整形手术的完美。因为Jack建设性与评论性的分析,这个座谈会已经帮助从业人员与参加者变成较佳的鼻整形手术外科医师,帮助他们精进其技术;扩展其对于鼻解剖的了解;增进其如何比例性地分析鼻子;而且转化这些评估成为病人最可能的照护。

●这个鼻整形手术课程是成功想法的由来,其藉由深深关心教育与鼻整形手术的人在一愿意接受的环境中培养而来。

 

志谢

●我们诚挚地感谢我们的出版商与其于品质医药出版公司的员工,特别是Karen Berger(拥有者与出版者)、Carolita Deter(项目经理)及Michelle Leaman(助理编辑),感谢他们在医药出版上不倦的努力与要求完美。他们有功于将教科书从梦想变成真实。

●我们感谢所有促成的作者、我们所有的员工、从业人员以及德州西南大学医药中心整形外科部门的住院医师,感谢其帮助使这本教育教科书变成可能,特别是Joann Hughes的秘书的帮助,以及Barbara Porter最后原稿准备的帮助,而且获得Journal of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的Lippincott-Williams与Wilkins在著作权上的许可,允许我们使用一些之前在该期刊上刊载的文章。我们特别感谢Zale Lipshy大学医院的手术室员工、达拉斯日间外科中心及西南外科中心,它们的病人使我们定义及精进鼻整形手术的技巧。

●我们对于德州西南大学医药中心的支持者欠下许多感激债,他们在过去这18年贡献于达拉斯鼻整形手术座谈会,当我们从鼻整形手术的基本课程进展至现场手术的精进与专题座谈会,最后成为Dallas Rhinoplasty: Nasal Surgery by the Masters。感谢继续医药教育部门、医药电视部门(特别是Andy Guynn主任)以及解剖部门,提供实验室的解剖样本。

●最后,我们表达我们的感激给Diane Sinn(德州西南大学医药中心的管理经理)、Marilyn Jackson(Dr. Jack Gunter的助理),感谢其时间及努力来组织许多的会议而产生本教科书;感谢Holly Smith极佳的努力,让照片与Gunter图片数字化而使整本书具有完美一致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