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了解陳建業診所

深入瞭解陳建業診所

我的診所,從1992年開業以來,就一直不是只看感冒的一般耳鼻喉科診所,20年來,我一直有在從事鼻部功能性手術、耳科與喉科手術。


1999年,我開始做鼻部整形手術,至今已是第13個年頭,是國內從事鼻整形手術最早的耳鼻喉科診所。鼻整形與隆鼻手術,從台灣光復以來,在國內各醫學中心與耳鼻喉科訓練醫院都沒有教鼻整形技術,我只好自己到美國學習。赫然發現在美國從事鼻整形之醫師,90%都是耳鼻喉科醫師,鼻整形之手法,與國內與其他亞洲各國,直接在鼻內放L形假體,有天壤之別。在2001年,我參加美國的鼻整形研討會,那時看到,已有大量的韓國醫師前往美國學習,此時日本,台灣,香港與中國大陸仍看不到有醫師前往學習。一方面放L形矽膠的醫師,不覺得有赴美國學習的必要,國內的耳鼻喉科醫師,也覺得鼻整形不是耳鼻喉科醫師應該從事的業務。


此時我也發現,正統的鼻整形技術,是建立在鼻部功能性手術之上的,沒有熟練鼻部功能性手術,根基不穩,來做正統的鼻整形手術,一方面會覺得「會怕」,與「太難」。如有做其他部位整形之醫師,會有「不值得」做此手術的感覺。因為訓練期間太長,鼻整形的結果很難控制,做其他手術,例如隆乳,簡單,時間短,但能得到更多的報酬。
這就是2007年,Toriumi教授,在上海,連開兩個肋軟骨鼻整形,超過10個小時,術後,再赴往機場的路上,他曾親口對我說,這工作(nose job),沒有高度興趣,是做不來的,所以他做10小時手術,並不覺得累。但我相信,在回程的聯合航空頭等艙,他一定一路睡回芝加哥。


7年前,我曾在門診建議鼻塞鼻中隔彎曲與歪鼻之病患,連功能與外觀一起矯正,但該病患卻投書蘋果日報,他認為耳鼻喉科診所不是看感冒的內科診所,認為我越俎代庖,責怪我不好好看感冒,為何要做外觀的鼻整形手術,更妙的是,蘋果日報還「來函照登」。最近某律師也曾在法庭上質疑,「耳鼻喉科醫師為何做鼻整形手術」,而刻意忽視Dr﹒Toriumi就是耳鼻喉科醫師。
因此我們就在2006年與2007年,自費請美國芝加哥醫科大學附設醫院,耳鼻喉科醫學部之Dean M﹒Toriumi教授來台北與上海演講與示範4例手術。台灣也有一百多位醫師來學習,雖然最後堅持做此一手術的耳鼻喉科醫師約只有5位,但我們也很高興能起了頭。有部份的整形外科醫師,受此影響,也改用鼻小柱支撐與盾牌狀軟骨做鼻尖。
美國的鼻整形雖然發展很久,正統的鼻整形理論與手術方法,一直對東方的亞洲人,沒有太多的討論。所以亞洲人之鼻整形技術仍有進步空間。


在亞洲,日本在這方面相當落後,南韓則很早就有醫師赴美學習,發展出一套「韓式鼻整形」,這是將北美與歐洲之鼻整形理論,學習半套,尤其在鼻樑仍放假體,但多年的經驗,我們還是不贊成用假體放鼻樑,因血液循環不良,而造成鼻子的變短或其他傷害。尤其是年輕的病人或顧客,尤其不應該是首選,這意見,加拿大的Dr﹒Peter A﹒Adamson與韓國首爾醫科大學耳鼻喉科主任陳泓律教授,都有一樣的看法。


為甚麼你要選擇陳建業醫師


1、豐富的經驗:我們有鼻功能性手術,23年,超過5000例的經驗,正統鼻整形手術13年,超過800例的經驗,肋軟骨鼻整形超過300例,鼻整形案例,40%美容合併功能性手術。50%是純以美容原因來診,10%是外傷合併功能性手術。我們的開刀房,設備完善,感染率接近0。我們也是此類手術,引進台灣與中國大陸的先驅醫療單位。


2、慎密的審美觀:我們的審美觀相當好,我們會觀察藝人或其他俊男美女的鼻形,看看他們合乎美學的原因在那裡,為我們代言的美女,也是精挑細選的,類似混血兒的鼻形。這13年來,我的結論是,耳鼻喉科醫師做鼻整形,基本功(類似打籃球的基本動作)ok,審美觀不行,不知什麼是美的鼻形。整形外科醫師則相反,審美觀ok,正統鼻整形的基本功夫闕如,甚至無法同時矯正功能性疾病。


3、不斷的研發與進步:

不抱殘守缺,故步自封,尋求創新,挑站老師是鼻整形最重要的概念。我們的鼻整形技術,不是只有看看幾個制式的手術,不求進步,現學現賣。而是參考歐美名家的技術,綜合我們的經驗,加上我們的審美觀,所做出的結果。另外,我們也跟隨期刊的腳步,不定期翻譯最新與正確的概念,以免讀者被誤導。
德州達拉斯的鼻整形名醫說,要技術不斷的進步,有三大要素,1、多看別人手術。2、長期追蹤病人與顧客。3、多教學生,我們都有做到。


4、親自諮詢與手術:
親自諮詢與溝通,我們也歡迎病人或顧客拿藝人或其他人之照片來診,我們會依照需求做類似的鼻子,並分析此鼻是否適合。


5、模擬做圖:
術錢膜你做圖,會讓美容求醫者,更有概念,我們也不怕給模擬結果,因為真正做出來,往往比模擬圖更好更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