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Jack P.Gunter序言之評論

Dr. Gunter 是北美相當出色的鼻整型重建醫師,2003年寫了一部Dallas Rhinoplasty﹝如圖﹞,兩本將近1200頁的教科書,﹝亞洲做矽膠隆鼻術的醫生,很難想像鼻整型重建學,可以寫這麼厚重的教科書﹞,相當先進與完整,近年來,一些期刊上的新概念都有包容進去。


他所主持的Dallas Symposium﹝讀者可在Google搜尋網找到資訊﹞,在美國德州達拉斯每年三月舉辦,是所有同類研討會中最貴的,非會員無解剖實習就要價1900美元﹐國內有興趣的醫師不妨到德州走一趟。當然他有他的一套,他的論文相當多,也提出相當多的技巧,算是大師級的人物,在東亞一隅的台灣,這一們學問相當落後,自然無人識此世界聞名﹝world well-renowned﹞的先進,這一點是包括常年從事隆鼻手術的醫師在內,我從他的教科書、論文、演講與手術教學受益良多,所以將其序文翻譯於網站上,讀者可一窺其學習與心路歷程,同時也可以了解北美近十幾年,鼻整型重建學上的發展史。

Dr. Gunter是完全專精於鼻整型重建的少數醫生。最近,加州的老前輩Dr. Sheen從開刀房退休了,Dr. Gunter就是他強力推薦的醫師之一,雖然Gunter主要是做Open approach﹝開式手術﹞,與Sheen的流派明顯不同。這一點,讀者可從序言中看出。就如序言中所述﹐Dr﹒Gunter在Dr. Anderson的影響下,對於鼻整形手術的熱情快速成長,而且持續到今天。我在做鼻整型重建,完全是本諸於興趣與熱誠,所以我願意投資時間、精力與大筆金錢,從事赴美學習,論文的研讀,廣告宣導,甚至邀請北美的教受先進來東方演講。

而我為甚麼將Dr. Gunter提出來,他又與我有甚麼關係。除了我曾向他請益外,我與Dr. Gunter 一樣,只專注於鼻整型重建,我的目標在於打造亞洲最高水準的鼻整型重建王國,以我的天份與專注,熱誠與執著,這個理想將指日可待。我將把西方最先進的技術,在東方發揚光大,我也將致力研究東方人面部最佳的比率,給予亞洲的黃種人最佳的服務。但我不會如中國的老祖宗一般,私藏知識,所以我將負教育之重任,我要提升亞洲醫生在這方面的整體水準,培養有興趣與有天份的醫生。所以將來無數的研討會,將在台灣與大陸舉行,早期我們將邀北美教授來台演講,以提升基礎水平。所以將來亞洲的鼻整型與重建將邁入一個新的境界。

現在我要提到,專一只做鼻整型重建的優點。鼻整型重建與其他外科手術一樣,經驗是最重要的,如何才能達到完美的境界?要訣就是專一而多做,接二連三,連續不斷的做,自會有庖丁解牛那樣的熟練。真正的高手,日復一日練的就是那幾招﹝雖然整體鼻整型重建包羅的範圍相當廣,並非只是一般美容整型而已﹞。這樣的成功可以用另一個方式來看:由於不斷重覆的做,做多了,思考方式也會有所不同。當然鼻部手術並不像一般醫師或病人的認知,簡單而千篇一律的矽膠充填,相反的,是複雜而負有挑戰性的,當手術前後,有相當良性的改變,這種感覺被恰當的形容著,「完美令人亢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