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Gunter在其2003年出版的Dallas Rhinoplasty序文

推動達拉斯的鼻整形手術座談會以及最後這本書的完成,均源自我於Tulan大學時,身為耳鼻喉科的住院醫師時所形成的經驗。我很幸運可以與Dr. Jack R. Anderson一起共事,他是當時國內首屈一指的鼻外科整形醫師。Dr. Anderson是一位熱心的老師,他首先引發我對於鼻整形重建手術的興趣,而且最後使我醉心於鼻整形外科手術。

在Dr. Anderson的影響下,我對於鼻整形手術的熱情快速成長,而且持續到今天。耳鼻喉科學允許我磨練鼻整形手術的技巧,甚至要求我可以治療具有頭及頸部問題的病人,雖然對我而言﹐那總不是一令人滿意的經驗。同樣地給藥,有些病人會漸漸康復,但有些不會。我時常懷疑是否是治療影響變化,抑或是因為心理或環境的變因。我想要更多的回饋,以及更可以控制結果。這也是為何我發現外科整形手術是這樣令人著迷。外科整形手術,特別是鼻整形手術,無疑地你可以觀察到病人,而且立刻觀察結果的好壞。除此之外,外科整形手術影響我欣賞美的事物,提供獨一無二的機會來改變輪廓,而且形成達到較佳的審美結果。

當我結束在Tulan大學的住院醫師身分,我在匹茲堡的Mercy醫院的Dr. John T. Dickinson的指導下,於國家健康臉部整形外科機構(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Facial Plastic Surgery)從事一年的研究員工作。在那裡我學習到使用切下的皮膚與移植物來重建外科手術的基礎。在完成我研究員工作後,我加入在達拉斯的德州西南大學醫學中心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的耳鼻喉與顎面重建整型科,我在那裡工作而且盡可能地完成很多臉部外科整形手術的案例。在所有我參與的案子中,鼻整形手術仍然是最迷人且具挑戰性。在大學醫院的7年中,其中3年是耳鼻喉科部門的系主任。之後我辭職且自己開業,貢獻我所有的時間在臉部外科整形手術。當時,耳鼻喉科學與整形外科手術的衝突形成如賽馬般的戰爭,而且我深覺如果要繼續我在外科整形手術的興趣,就必須變成公會認證的外科整形手術醫師。這個決定引領我到密西根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在那裡我在Drs. Reed O. Dingman與William C. Grabb的指導下,完成外科整形手術的住院醫師的經歷,之後再一次於達拉斯自行開業。

當我在密西根大學時,我遇到Dr. Robert Oneal,他與我分享在鼻整形手術的特別興趣,以及在這個領域的住院醫師中較為受訓不足的關心。我們討論到舉辦住院醫師座談會的價值,而且決定其是否值得努力。回達拉斯之後,我去會見Dr. Fritz E. Barton,當時他是在達拉斯的德州西南大學醫藥中心的外科整形部門的系主任,詢問關於在該機構舉辦外科整形手術以及耳鼻喉科住院醫師的鼻整形手術的座談會。它提供了熱心的幫助,以及財務的支持,因此使這個夢想成真,第一屆的座談會在1984年舉辦。達拉斯鼻整形手術座談會,現在是第18年,提供一個獨一無二的經驗,因為其強調屍體解剖、其多樣的從業人員以及其混合外科整形與耳鼻喉科參加者。其提供外科醫師對於鼻解剖的較佳認識,而且促進當治療困難問題時接受不同的方法。重要的是從業人員間的情誼,以及快樂與活潑的座談討論。鼻整形手術繼續挑戰新的與有經驗的外科醫師的技術,這個事實部分說明了座談會的成功。但是其成功也大部分是因為其扮演了傳遞專業新觀念與創新技術的催化劑。

開放式的鼻整形手術在我們的座談會中早已被介紹,但今天開放式的鼻整形手術已經被廣泛的接受且較為適用很多情形。只有一些從業人員當座談會一剛開始舉辦時使用開放式的方法。事實上,我已剛開始使用開放式的鼻整形手術,而且很多從業人員可以某一天早點出現來看我一開始操作手術。之後,我們可以繼續去會議室與從業人員分享其發展中的新技術,以及其所遭遇的問題。

自由的交換想法是這個座談會一開始時的特色,從業人員與參加者被鼓勵去提問及公開爭論,他們以生動的討論來熱情地回應。我們覺得聽眾應該注意的是,既使是專家所爭論如何最佳地處理複雜的情形。

專題座談會總是會議中的高潮之一,原因之一是因為所有參與專題座談者需要發表一個案例,其須包含手術的圖片而以圖片的方式來展示他們的外科技術。如此確實使聽眾可以清楚地了解手術方式,而且也是本書使用圖片來解釋所有案例報導之手術的原因。一開始時專題座談會反映意見的多樣性,但是幾年後我們注意到意見逐漸具共同性。之後,我們採取協同的努力來邀請發表不同方法的來賓。許多人應可輕易地回憶起Dr. Jack Sheen與Dr. John Tebbetts的言詞激戰,Dr. Jack Sheen是第一位也是最能樂在其中的來賓之一。在一場精力旺盛的討論,Dr. Tebbetts詢問Dr. Sheen是否嘗試過開放式的鼻整形手術,而Dr. Sheen回答沒有。Dr. Tebbetts再問:你如何知道你不喜歡它,而Dr. Sheen很快地反駁說:John,我雖從未從15層樓跳下過,但我就是知道我不喜歡。然而今天儘管我們探索對於造型的不同意見,仍然很難找到主要使用鼻內方法來做鼻整形手術的從業人員。

一開始的從業人員都是年輕且剛開始執業的土耳其人,Dr. Oneal與我代表最老練的貢獻者。幾年後,許多受重視的鼻整形手術外科醫生已從這個核心團體發展出,他們中的一些人為:Drs. Rod Rohrich、Steve Byrd、Sam Stal及John Tebbetts,今天他們可列名為鼻整形手術中最好的教師,且可與很多在外分享其智慧的專家並列。

許多的進展從我第一次觀察Dr. Anderson完成鼻整形手術時開始,而這些進展也被展示於我們的座談會。Dr. Sheen是許多在鼻整形手術中發生之根本發展的推手,提供對於一般問題時結合創新解決手段的較佳分析。他對增加物的觀念以及使用分散移植物與尖端移植物大大地增進我們的技巧。我們在教導開放式鼻整形手術時也獲亦不少。它增進我們對於鼻解剖及鼻外科的了解,因為我們可以迅速地看到即將面臨的問題。我們從我們的鼻整形手術同事學習整形外科學與耳鼻喉科學,我們一起誠實地討論、自由地發表意見、探討新技術的潛力,以及增進鼻整形手術的結果。

本書:Dallas Rhinoplasty: Nasal Surgery by the Masters,由Rod J, Rohrich共同編輯,他長期為我的同事及朋友,而William P. Adams, Jr.一位具有熱情與經歷的新教育者,是一位專精於鼻整形手術的外科醫生與教師,是所有參加達拉斯鼻整形手術座談會的參加者之努力的極致,而且反映過去20年間知識及專業的成長。為了保持座談會的傳統,我們希望刺激更多對於問題的正確分析,而且鼓勵治療方法的創新及獨創,最後的目標是增進我們提供給病人的照護,以及增進結果的品質。

Jack P. Gunter

達拉斯的鼻整形手術座談會已經被認為成教學的典範,對於整形外科醫生及耳鼻喉科醫生而言,它代表創新變化的最先來源以及鼻整形手術的進步。他被認為是在美國最成功上手之教育座談會之一,因為它傳遞所承諾關於在鼻外科的基本及複雜爭點的敏銳資訊,其為此領域的優秀外科醫生所教導。

這個座談會是Jack Gunter的創見,其出現是因為他觀察到整形外科住院醫師缺乏基本解剖學的經驗與接觸,以及對於成功鼻整形手術的關鍵觀念。鼻整形手術對於大家而言仍然是最具挑戰性的程序之一,它也很難教導,特別是當使用鼻內的方法。因為在耳鼻喉科及整形外科的訓練,Jack了解阻擾教導整形外科住院醫師的問題。如此促使他擁護對於鼻外科的開放式方法,且教導整形外科醫師鼻整形手術的技巧。

座談會的一開始是主要被設計為整體的解剖課程,對於在解剖實驗室工作就會很清楚了解,仍然有很多關於基本鼻整形手術的困惑,既使是對有天份及經驗的外科醫師來說。因此,我們使用實驗室的經驗來發展一貫的鼻解剖術語,而且建立對於功能性的鼻評估的基本原則與準則、手術前的計劃及外科技巧。這些準則與在原來解剖課程學習到的內容,變成今天教導經驗的指導原則。清楚的焦點是在手術前的正確診斷與計劃。

對於以從業人員或住院醫師身分參加第一次課程的人來說,這個座談會很明顯地提供一個獨立的場所來分享關於這個複雜話題的資訊。在首先幾年,這個會議故意保持為小型來增進同志情誼,而且發展教育之完美的標準。這種親密的經驗允許較佳的關注與創造性。以一小群德州整形外科住院醫師,逐漸擴展成包含耳鼻喉科住院醫師、年輕與有經驗的整形外科醫師以及耳鼻喉科內科醫師。從業人員也漸漸包含領導的國內與國際專家。能夠擴展到這樣的程度要大部分歸功於德州西南大學醫藥中心整形外科部門的支持,其承諾可使用會議設施、解剖實驗室、用於解剖的屍體材料以及組織技巧,所以可以吸引廣大的聽眾來參加。

發表從一開始由影印手稿的簡單投影片,發展到以電腦的PowerPoint展示許多病人的標準照片、更多正式的訓練材料,以及教學工具。這些工具中最重要的是Gunter圖片,其發展了很長的時間,而且代表了以圖片證實鼻整形手術是如何做的標準。解剖的實驗室訓練一開始是以小本的實驗室手冊來補充,而之後是以影帶、數位帶及互動式的雷射片。過去6年的參加者從觀看鼻整形手術領導者的現場外科手術獲益良多。這個會議的一些傑出方面包括:
n 專題座談會,其藉由貢獻之從業人員的熱情討論與評估多樣的選擇、意見及原理。
n 專注於第一次鼻整形手術,以及可適用於較困難問題的基本原則。
n 鼻整形手術的共識,以及病人展示與攝影的標準化,其已成為每一個鼻整形手術會議的標準。
n 專注於解剖用屍體的實驗室、鼻解剖的細部,以及鼻與臉部的比例分析。

現在本座談會所有這些教學材料、理解性學習及臨床智慧,都包含在Dallas Rhinoplasty: Nasal Surgery by the Masters與補充的CD-ROMs中。這本書是其所顯示之名字的座談會的產物。就如同其所激勵的教學課程,它提供對於基本與進階的鼻整形手術一理解性的方法。它捕捉我們課程的長處、想法的觀點與對比觀點、解剖的知識,以及教學經驗基礎的基本原則。所附的CD-ROMs以解剖分析與外科技術的示範,提供相對於手寫教材而言一動態的補充。本書的主題包含基本名詞、解剖討論、鼻尖移植的切開方法、鼻翼的切開方法以及鼻中隔整形,分為9個部分。本書提供理解性的資訊於解剖學、分析與計劃、鼻尖、鼻背、鼻中隔以及特別的問題,例如:第二次鼻整形手術、外傷缺陷及缺陷鼻。最後兩的部分專注於特別的考量,以及一些外科專業醫師個人方法的進展,他們為主要貢獻鼻整形手術技巧者。關鍵與臨床警告在每一個章節都有特別強調出。Gunter圖片為一致性的元件貫穿整本書,提供外科手術後之計劃中獨一無二的路徑圖。

回想起來,Jack Gunter的願景證實為創新且直覺的,雖然他一開始的意願是提供一個論壇來教育整形外科醫師鼻整形手術,但是座談會已經達到有很多聽眾,而且具有較原來預期來得大的教育影響力。它現在對於住院醫師、有經驗的整形外科醫師及國內與國際的耳鼻喉科醫師而言,為一繼續教育及資訊的來源。
達拉斯鼻整形手術座談會之不可思議的成功,要大部分歸功於Jack Gunter本質上了解需要分享資訊、經驗及問題來成長及學習。全部鼻整形手術從業人員可以從會議中獲得與參加者及其他從業人員的資訊討論。這可促進從業人員中的同志情誼與一生中的友情,但最重要的是它可促進鼻整形手術的完美。因為Jack建設性與評論性的分析,這個座談會已經幫助從業人員與參加者變成較佳的鼻整形手術外科醫師,幫助他們精進其技術;擴展其對於鼻解剖的了解;增進其如何比例性地分析鼻子;而且轉化這些評估成為病人最可能的照護。

這個鼻整形手術課程是成功想法的由來,其藉由深深關心教育與鼻整形手術的人在一願意接受的環境中培養而來。


誌謝

我們誠摯地感謝我們的出版商與其於品質醫藥出版公司的員工,特別是Karen Berger(擁有者與出版者)、Carolita Deter(專案經理)及Michelle Leaman(助理編輯),感謝他們在醫藥出版上不倦的努力與要求完美。他們有功於將教科書從夢想變成真實。

我們感謝所有促成的作者、我們所有的員工、從業人員以及德州西南大學醫藥中心整形外科部門的住院醫師,感謝其幫助使這本教育教科書變成可能,特別是Joann Hughes的秘書的幫助,以及Barbara Porter最後原稿準備的幫助,而且獲得Journal of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的Lippincott-Williams與Wilkins在著作權上的許可,允許我們使用一些之前在該期刊上刊載的文章。我們特別感謝Zale Lipshy大學醫院的手術室員工、達拉斯日間外科中心及西南外科中心,它們的病人使我們定義及精進鼻整形手術的技巧。

我們對於德州西南大學醫藥中心的支持者欠下許多感激債,他們在過去這18年貢獻於達拉斯鼻整形手術座談會,當我們從鼻整形手術的基本課程進展至現場手術的精進與專題座談會,最後成為Dallas Rhinoplasty: Nasal Surgery by the Masters。感謝繼續醫藥教育部門、醫藥電視部門(特別是Andy Guynn主任)以及解剖部門,提供實驗室的解剖樣本。

最後,我們表達我們的感激給Diane Sinn(德州西南大學醫藥中心的管理經理)、Marilyn Jackson(Dr. Jack Gunter的助理),感謝其時間及努力來組織許多的會議而產生本教科書;感謝Holly Smith極佳的努力,讓照片與Gunter圖片數位化而使整本書具有完美一致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