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的芝加哥鼻整型雙年討論會

芝加哥鼻整型雙年討論會,是目前世界上最高水準的研討會,歐洲與北美的名家都會到場,發表這兩年來的心得與新的技術,今年到埸的名家有

Dr.Toruimi,Dr.Gunter,Dr.Tardy,Dr.Burget,Dr.Aiach,Dr.Adamson等,這些北美的先驅,毫無保留的提出他們的經驗與技術,讓這些做鼻整型的後輩,受益良多,許多知識與技術,都是我這兩年雖曾用功讀論文,卻沒有讀到的.我今年再去,比起我兩年前參與此一討論會的感受與領悟是截然不同。

而今年不知是不是受SARS的影響,兩岸三地與新加坡,只有我參加,我甚至還被Dr. Aiach 以為是南韓人,而兩年前曾參與的台灣人今年也全消失了,這可能也意味著,兩岸三地的鼻整型技術,兩年內依舊停留或後退到鼻整型的石器時代--「簡易矽膠隆鼻術」,也就是大師們所極力勸阻的方式。

我們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我們在鼻整型的領域中,我們在華人圈至少取得兩年領先,在2005年以前,兩岸三地,鼻整型與應該不可能有人超過我們了。而從南韓人問的問題,與電視上韓星的鼻型,從早期的金X,蔡X,的矽膠圓鼻,進化到近期的電視劇女主角,較合乎美觀的鼻型。我承認南韓的整體鼻整型水準,是亞洲最高的。我們也希望我們的技術,能提供各地,有希望做鼻外觀整型,或合併有功能性障礙者最好的服務,我們將融合西方技術的優點,參照亞洲人特有的特質,做最恰當得處理,也希望有亞洲鼻整型領先地位的南韓,也有病患到我們的國家,看一看我們的技術。

憂的是前述,整個大中國華人區,除了我們,無人與我們做同樣的事,將無人可討論,無人可切搓,我們也希望做矽膠殖入的醫師們,早日放棄此一落伍而目前在國際上被訕笑的方式,時間會證明這些方式是不對的,在北美,十幾年前,這個問題雖有爭論,但早就有答案,落後的我們,至今還在爭論,新的手術方式可能學習起來會有些困難,因為自體移殖的方式,需要堅強的鼻內手術根基,才敢把鼻子打那麼開,尤其是開式手術,耳鼻喉科醫師來學,可能更為恰當,要上年紀且有業績壓力的開業老醫師重做耳鼻喉科R1,也是強人所難,所以年輕的整型科醫師若對鼻整型有興趣,應該接受Dr. Adamson的建議,把握學習的機會,最少要在耳鼻喉科,再受訓兩年以上,才敢作open approach.﹝開式手術﹞

 
法國巴黎的Dr.Aiach,擁有二十五年經驗與鼻整形教科書等著作。
伊利諾州‧芝加哥的大師Dr.Tardy,有三十五年鼻整形經驗。
 
Dr.Torimi美國整形協會AFFPRS主席,也是大會主席,相當有天份的鼻整形醫師
來自德州‧達拉斯的大師Dr.Gunter,二十五年鼻整形經驗。